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金庸逝世一周年,追寻他的足迹,从江湖到庙堂

2019-10-30 14:24 weila

2018年10月30日,名满天下的文学泰斗金庸逝世。到现在已整整一年,可他的离去仿若昨日,大家的感伤之情尤在。我记得当时最让我感动的一个悼念活动是一个城市的市民自发在城墙上点蜡烛悼念,几千只蜡烛的烛光在黑暗中平静地闪烁。我当时感慨,当代估计没有其他任何一位作家能够得此殊荣了。此时的金庸,已不是当年大家眼中写打打杀杀的消遣读物的人,而是一位进入经典文学殿堂,受数亿人爱戴的文学家,他已由“江湖”走向了“庙堂”。

金庸小说能够进入经典文学殿堂,离不开一些学术界大拿的努力。在这一群人中,首先开路的是严家炎先生,他有一句话可谓惊雷:“金庸发动了一场静悄悄的文学革命。”

而他的学生,北大中文系的孔庆东教授在北大金庸研究课堂上曾深入剖析过这句话:

这是引来暴风骤雨的一句话。这句话对金庸的评价是非常非常高的,因为文学史上、学术史上之前从来没有对一个作家用过这样的词——我们都不能说鲁迅一个人发动了一场文学革命,当年新文学运动中那场文学革命是很多人一块儿发动的,是陈独秀、胡适、刘半农、钱玄同、鲁迅、周作人一大帮人,合起来才发动的文学革命——而严家炎先生是说金庸一个人就发动了静悄悄的文学革命,这是非常高的赞誉。

孔庆东教授,虽是严家炎先生的学生,但是他和严家炎先生刚开始不知道对方喜欢金庸,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双方才知道的,孔庆东教授在课堂上也讲了这件趣事:

展开全文

有人说我研究金庸是受严家炎先生的影响,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跟严老师读博士的时候,彼此不知道对方喜欢金庸,完全不知道。有一次严老师问我“最近写什么文章了”——严老师对学生要求特别严,我们见他都很害怕,没有成就不敢见他——我说:“最近没写什么文章,就写了一篇小文章,谈金庸的。”严老师说:“你喜欢金庸吗?”我说:“我比较喜欢。”我心里没底,我敢跟钱理群老师这么说,但在严老师这不敢。原来严老师也比较喜欢:“金庸小说你读了多少?”我说:“我全都读过了,而且读了不止一遍。”严老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好几年前就在美国讲过金庸了。”噢,这个时候又一个时刻诞生了〔众笑〕。

北大严家炎教授是学界最早推崇金庸的学者之一

这一件事情很小,但是又很有意义,它表明文学研究者们,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金庸、喜欢金庸,并有研究金庸的意向。据孔老师说,上一个伟大的时刻,正是自己最开始接触金庸小说的时刻:

三十年前我上了北大中文系,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得很清楚,叫《遭遇金庸》,就写了我怎么遭遇金庸的。你想,我们从小都是根正苗红的,都是读着古今中外文学名著长大的,特别是我们上了北大中文系后都觉得自己很牛。我们得读什么?每天得读托尔斯泰啊、狄更斯啊、莎士比亚啊……每天都读这些。在我刻苦攻读这些名著的时候,我发现一部分同学不务正业,每天读一些破破烂烂的东西。我是一个学生干部,又是我们班最早入党的学生之一,我得关心同学的思想动态啊,不能看着同学堕落啊〔众笑〕。我说你们成天读些什么破书啊,晚上也不睡觉。他说:“老孔你不知道啊?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书啊!”我说,吹什么吹啊,给我看看〔众笑〕,我检查检查你的思想动态。我本来抱着检查同学思想动态的这个动机,去看看他看的什么毒草,就这一看,不得了——所以说这个毒品不能随便沾〔众笑〕,咱们同学不要随便沾毒品啊。我在《遭遇金庸》里写,当我把这个同学看的破破烂烂的刊物拿过来之后,大发一分彩文学史上一个伟大的时刻诞生了〔众笑〕,那个时刻决定了今天这个时刻,有了那个时刻,才有今天我在这里——北京大学——开“金庸研究”课。所以说关心同学是必要的〔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