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过分纠结“融梗”或许失之狭隘

2019-10-30 14:24 weila

上映之前,没人敢断定《少年的你》会“大爆”,毕竟离六月份的临时撤档已远,漫长的期待不足以吊起普通观众的胃口(可参见《小小的愿望》),反倒让影片的宣发陷入被动,就连影院里的贴片预告,也谨慎地没有出现新档日期。周五上映,周二才宣布“定档”,不仅影迷和粉丝们“猝不及防”,就连片方也是急匆匆协调排片和发送DCP,《少年的你》就这样有些“幸运”地顶了《好莱坞往事》的缺,成了“后国庆档”里最亮的星。

周末三天,票房5亿,豆瓣评分8.5,如今青春片还能这样“叫好又叫座”的并不多见,毕竟这个类型之前已经被各种狗血桥段给拍滥了,而像《过春天》那样口碑不错的新人新作,终究还是被埋没了。

相比之下,《少年的你》有显而易见的“先天优势”:第一波预热离不开易烊千玺和周冬雨两位主演的流量“号召力”,尤其是四字弟弟还有“姐姐粉”、“妈妈粉”这种潜在观众,首映被炒到上千元的票价,让各家院线经理都有信心提高排片率。周五工作日的影院里,满是尖叫和哭泣的粉丝,不少人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屏摄,这种行为虽然非常不值得提倡,但激动的心情似也可以理解。

毕竟易烊千玺的银幕处女秀,对得起这份激动。他本人沉默寡言的性格符合角色气质,就连路人观众也找不到多少苛责之处。小北这个人物是有故事的,比周冬雨饰演的陈念更多了残酷的社会经历,最终版中并没有对此清晰的陈述,甚至他到底靠什么谋生都没有触及,只是警方在审案时提了一句他的母亲,但这个攻心的技巧也被他守住了。“别再演戏了!”嫌犯向警察说出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可笑,这种错位的对白出现在孤独的少年口中,倒也并非不可能,此类“中二”的金句,自以为是的扮酷,正是他们抵御成人世界的“武器”,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有。

展开全文

在暑期大热的《长安十二时辰》里,易烊千玺已让大家多少见识到他的“少年老成”,这次《少年的你》里也是靠这种“安全感”,俘获了周冬雨和粉丝们的心。“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说出这句话不难,难的是整部影片里都是这么做的,乃至于付出一生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这确实只可能发生在意气用事的少年身上。角色自身的魅力(帅不帅另说)能吸引的倾心和同情,足以掩盖他小混混和“杀人强奸犯”的身份,这也是为什么银幕上许多黑帮和古惑仔更具人气的原因。暴力的浪漫化,对侠义的向往,往往让观众跳出了现实世界的判断标准。

实际上,可以想见的,绝大部分混混可没这么纯善、守信,近日奸杀少女的少年罪犯更是引发众怒,让关于少年犯入刑和年限再度被热议,其显性的社会恶劣影响超过了隐性的校园欺凌,小北若真是奸杀魏莱的凶手,那就成了大部分人眼中的“恶魔”。

相对单纯的陈念,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个罪责的严重性(小北似有预料),因为他们已不相信警察、不相信学校、不相信所有的成年人。在她的世界里,校园欺凌已经是“最大的恶”了,而高考则像是“最终极的解脱”。成年观众作为过来人,倒没必要苛责角色的局限性,如有代入感的话,可以假设自己回到那个年龄,高考是不是头等大事?而校园欺凌,并不是每个人在学生年代都会遇上的,即便是受害者,很多也是默默忍受、屈服、淡忘、埋在记忆深处,不会演化成影片中的极端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