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健康

ICU里医生用一把刀割开了病人的喉咙,这一幕被他看到后...

2019-09-21 14:32 weila

来源:医路向前巍子 作者:巍子

急诊白班的那天,抢救室送来一个病人,老年男性,80岁。

病人和家属一眼就认出了我,当然我也认识他们。患者是我的一个亲戚,近一周进食差,排黑便、乏力,今天突然出现一过性意识障碍。

患者的既往病史中,我记得他有“心脏病”,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家属的一句话,让我顿时一惊:老人一直口服华法林20年,未定期复查INR。

经过化验及检查,血红蛋白只有30g/l,血压60/40mmHg,初步判断为上消化道出血 失血性休克。

患者出血的原因最大可能为常年口服华法林,不除外恶性肿瘤。给予患者监护吸氧、禁食、输血、补充电解质等治疗后,血红蛋白上升为50g/L,一般情况有所改善,蜡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

后来家属要求带患者去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及治疗,于是我这个亲戚被120急救车转走了。

2天后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那个亲戚的孙子打来的。

“哥,我想把我爷爷转回咱们医院继续治疗,他说什么也不在市里治了。昨天晚上大喊大叫闹了一晚上,非要出院,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问道。

“现在好多了,比来之前有劲儿了,住在ICU里不让吃也不让喝,我们也看不到,就是听护士说,昨天老爷子突然发脾气,又吵又闹,还把护士咬了,非要出院,我们没办法了,要不还回您那里治疗吧。”他无奈地说道。

我拿着电话沉默了,电话那头继续说道:“我尽量和我爷爷商量,让他不吵不闹,我知道他如果总这样,哪个医院都不会收,影响别的病人,我已经问了很多别的医院了,像我爷爷这种情况都不收,您要是再不收,我只能把我爷爷拉回家了,听天由命了。”

“行,回来吧。”我答应了他。

电话是我上午9:00接的,患者在下午5:00才到了我的医院,是打的出租回来的。

“怎么没做120回来?”我问道。

“嗨,还说120呢,救护车在楼下等了半天,老爷子就是不肯上,我爷爷现在见到穿白大衣的就浑身哆嗦。出租车在我们医院门口停了半天,我们又是求又是哄的,才把老爷子弄下车,但就是怎么求怎么哄,他就是不肯进医院的急诊室。”

老爷子的一段话让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我活了80多岁了,第一次遭这罪,把我脱光衣服捆在床上,在我小便那里插了个管子,不让我吃、不让我喝,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我能听到的就是身边仪器上‘哔、哔、哔’的响,躺得我难受,翻个身都翻不了,隔俩小时就有一个人死了,被推了出去,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你们都不管我!

展开全文

后来你们知道吗?我看到了什么?那一个大夫就是恶魔呀,推进来一个人,我看着他还有口气儿呢,就在那倒气儿,一个大夫过去,冲他脖子就给了一刀,一会儿那人就没气儿了,就被拉死尸的推了出去,吓得我一动不敢动,太可怕了,我再也不要进医院了!”老爷子边说边哭着。

听着他的话,我觉得又可笑又可怜。

老爷子住的是ICU,ICU全是危重患者,很多人都是意识不清,进了ICU后家属是不可以陪同,为了防止病人乱动、拔针或坠床,ICU的护士一般会给病人束缚带束缚四肢。

而且老人的病确实是不能进食水的,老人所说的大夫用一把刀捅进患者脖子,应该是为危重患者进行气管切开,让老人错误地认为,是医生在了结他的生命。

看着老人深凹的眼眶带着泪水,战战兢兢地讲述之前的经过,我能体会到他内心的痛苦与恐惧。

确实,一个清醒的人被送进ICU,本身的病痛和没有亲人的陪伴,让其感到孤独和无助,陪伴他的只有冰冷的机器和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然而一条一条生命在自己身边的逝去,加之那一幕被患者看到,老人的内心彻底崩溃了。

老人不停地哭,还在继续讲着,家属在一旁苦苦哀求老人住院,我知道这个时候他的病情正在往好发展,如果老人坚持不住院而回家,可能会因此丧命,那样的话太可惜了。

老爷子的孙子在一旁的地上蹲着,吧嗒吧嗒掉着眼泪,扒拉着地上的土块儿,“我不甘心呐,就这么回家了我太不甘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