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职场

戒酒之后,我觉得自己真正变酷了

2019-09-11 22:31 weila

下决心戒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可能会担心自己从一个万人迷变成冷场王,但是让我告诉你一个可怕的秘密,一个彻底出乎我意料的秘密:戒酒让我变得更酷了。

我知道从小各种公益广告就在教育我们喝酒并不会让你变得更酷,在我28年的人生里,我一直在身体力行证明这种说法的荒谬可笑,我能两种酒混着喝,威士忌兑扎啤,我能彻夜狂欢,嗨到昏天黑地,我敢从悬崖上跳进湖里,我敢倒栽葱栽进积雪的车道,我敢放心让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开车载我,我屁都不会放一个 —— 我就是这么会玩。

不扫大家的兴,当一个合群的酷朋友,这意味着我可以和男性朋友还有同事一起在夜里疯到爆肝,累了就睡,醒来继续玩;这意味着只要我喝了酒,大家在玩什么,我都会跟着玩,哪怕我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 —— 就算是一个全是陌生学长和学姐的轰趴,就算没法找借口离场,就算这不是一个21岁的拉拉(我)真正喜欢的场合,但是我很合群,只要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在乎。

我告诉自己这是在 “休闲放松”,但实际上,每次喝醉之后,我身边的人都要为我扮演心理咨询师的角色。因为平时被我死死封锁的所有坏情绪,都会在我醉酒之后决堤 —— 特别是碰上我和女朋友闹僵的时候。我害怕陷入一段感情无法脱身,我害怕和错误的人在一起纠缠不清,我会把所有的这些恐惧向身边的陌生人一吐为快,虽然我也不确定他们有没有把我的倾诉听进耳朵里。

每次在喝醉后做出出格的事情,我都会在第二天醒来后被强烈的悔意袭遍全身,并因此被焦虑感越裹越紧。酒精让我可以否定我的感受:我没必要让周围人看到真正的我 —— 心怀希望与梦想,但却害怕失败与拒绝。而因为喝了酒,我可以在第二天为昨天晚上的言行道个歉,一笑而过,或把它们抛到脑后。过去我会突然情绪溃坝,以至于我觉得这很不酷。所以为了保持酷,我就必须用酒精麻痹自己。

“我不喝了”,决定戒酒没有那么难

在我决定戒酒,不该再让酒精麻痹自己,去寻找真正的应对方法后,我就再也不能随意切换外向型人格;如果我向别人吐露了我的忧虑、爱意、暗恋、愤怒之类的秘密,我也不能再用 “哦对不起,我肯定是喝大了” 当做借口一笑而过。虽然戒酒让我的身体恢复不错的状态,但是在内心深处,我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个离开了酒精的我:“不喝酒的我不完整”,这种想法令我自己都感到羞愧。如果我不能当一条纯饮威士忌的(女)汉子,不能在喝到烂醉的时候临时起意做出疯狂举动(比如拿起工具现场做个茶几),那对周围的人来说,我还有什么魅力可言?

展开全文

长久以来,我一直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我应该随时保持完美,保持最佳状态 —— 不能有皱纹,不能有瑕疵,否则的话我就低人一等(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会把这套标准安在其它人头上,我只是对自己这么苛刻)。当我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面貌示人的时候,我还会模仿其他人的行为举止,因为我觉得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很酷。

随着戒酒的深入,我逐渐意识到我的不完美并不会让周围人远离我,恰恰相反,人们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放松,也会加深对我的信任。如果你敢于清晰地看清自己,那你应该也能看清他人。过去我总是竭尽全力保持完美,现在我发现关键并非如此。相反,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且不给自己找借口,这样的人才更有吸引力。

当我在戒酒后第一次告诉别人我不喝酒时,我能感到脸上一阵红晕。如果对方问起我原因,我就会转移话题,离开了酒精,我根本不善于谈论这种问题。我会回答说 “我在吃药” 或者 “最近不想喝”。我担心要是我说出 “我要彻底戒酒” 这样的豪言壮语,有几个人会相信我。毕竟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和朋友们宿醉醒来后信誓旦旦再也不碰酒,毕竟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