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职场

李智明:往事 | 新刊

2019-09-20 14:27 weila

导读:七零后的街头往事。

往事

文 | 李智明

有个人从青塔来,向我打听小兹死前的一些事。

政教老师把我从课堂带到办公室,路上对我说,派出所打了招呼,他想知道什么,你就照实说。

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面色灰暗,眉间扭曲着两道沟纹。我猜他是警察。他有着一个红色的鼻头,这让我觉得他的身上散发着酒味。

“你们认识多久了?”他的嗓音沙哑,还带有鼻音。

“两天。”我小声说道。

“我以为你们是朋友。”他的这句话与其是对我说的,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我们是朋友。”我抬起头,看着他说。

他“哦”了一声,眯起眼看着我,目光相对,他的眉毛夹紧了一下,两道纹更深了些。

“跟我说说他吧。比如,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还有你们交往的事。”他停顿了一下,说:“我想知道他的一切。”

说起我和小兹的第一相见,简直糟透了。

那是在暑假里。我刚刚初中毕业,正等待被高中录取。我因为一个过错,不得已从家里跑出来,寄宿在小街附近的水泥管里。我在睡梦中被人推醒,睁开眼就看见了他。他手里举着一卷钱,问我:“你还有钱吗?” 我摸了摸裤兜,里面什么都没有。我知道他手里握的一定是十六元八角,这些钱本来应该装在我的裤兜里。我伸手去抢,被他躲过,他的另一只手递上来,手里握着一把刀子。

展开全文

“还有钱吗?” 他拿着刀子在我面前晃了晃,再次问我。

“没了。”我说。

“把鞋和袜子脱了。”他说。

我不得不听从他的话,逐一脱掉鞋和袜子给他看。他确认我再没有地方可以藏钱,才让我把鞋和袜子穿上。

我说到这里,皮夹克的嘴角咧了一下,可能是想笑。小兹说过,在警察的眼里,别人都是坏蛋,他们是很会幸灾乐祸的。

“你睡在一根水泥管里?”他说。

“路边的那个水泥管厂,里面堆满了水泥管,足有成百上千个。”我说。

“你怎么会跑到那去?”他说。

这个问题,小兹问过我,派出所的警察也问过我。现在说起这个事来,我已经不像当初那么紧张了。

一切都是国强引起的。

国强是我的小学同学,我们同住在五棵松西边的一个军队大院里。那天,我们一个大院里的几个同学打扑克,说好谁输谁请客。国强输了,请我们去吃延吉冷面,就是在十字路口西南角的那家。

国强说延吉冷面是一种吃着很辣可是越辣越想吃的奇怪面条,里面放了狗肉、苹果和泡菜,汤水用冰镇过,吃起来从上面爽到下面。我们几个都没吃过延吉冷面,国强其实也没有吃过,他是听他哥说的。国强他哥叫国伟,我们大院的小孩们都挺怵他,因为他蹲过监狱,手上沾过人命。

国强不像他哥,没有丝毫的霸气,干事特别肉。我们几个的第一口面都已经咽到肚子里了,他还在用筷子在碗里拨拉来拨拉去。突然,国强问我们,你们的碗里有苹果吗?我们都说有。

“我没有!”国强“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上,大声喊:“老板!我碗里没苹果!”

“瞎嚷嚷什么!”老板说着,走到我们的桌子旁边。

“没放苹果。”国强说。

“吃进嘴了还说没有,你是想讹我呢?”老板说。

“讹你妈!”国强受了冤枉,张嘴骂了出来。

“啪”的一声,老板一巴掌扇在国强的脸上,国强刚要起来,老板反手又一个巴掌抽在他的另一边脸上。国强没被扇怂,站了起来,嘴里骂着老板的妈和老板对打起来。我们几个站起来,想上前拉架,女服务员却尖叫着跑进了后厨,眨眼间几个伙计手里拿着刀勺铲杖冲了出来。国强被打得往门外跑,饭馆的人追着打出去。等我们几个跟着跑出来,国强已经被打倒在地了。

打的毕竟是孩子,饭馆的人手下留了情。国强躺地上不动,他们也不再动手,只有老板骂骂咧咧的,又对着他的屁股踢了两脚,才转身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