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职场

许亿:​好的散文家哪里去了

2019-09-22 06:20 许亿

我在知乎上看到一位脱口秀演员写文章感叹,说那些写好散文的作家哪里去呢。以致他现在看的,还是那些耳熟能详的老作家的散文。我看到这里真的忍不住想在下面留言,我啊,我啊,我是能写好散文的作家啊。

但是留言人家也不见得看到,看到也不见得相信,人家不相信你还自吹自擂的话挂在那里,其实是一件挺尴尬的事情,但尴尬的程度,远不如你明明可以写好散文,却不被人知道更让人尴尬。怎么说呢,就像你你花大部分时间用于证明自己无需证明一样,掉进一个死循环中。

何况这是一个不是能接受直接的时代,大部分时候,你因为直接而丢脸。

好散文是什么样子呢。好散文当然好在散上,散不是是涣散,而是形散而神不散 ,是一股子悠然的气息,从头到尾,绵绵不绝,能把人一直酝酿在那个氛围里面,宛如酒局上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一段闲话,也如情场上无疾而终的一段缘分,只是那种过程,是因为喜爱而开始的,也还保留着喜爱而恋恋不舍的结束。

好散文也犹如一段真实的情境,你遇见了,你发现这段情境似乎也被你活过,也或者虽然没有活过,但好歹向往起来。

当然,也有那些钩沉起悲伤的文章,读到某一处,会被共鸣一下子。恰好就是内心最柔软的一处,被人敲击了一下。你因为这个共鸣而感到了不寂寞。你甚至觉得冥冥之中有神灵在照顾你的灵魂,抑或有一篇可以疲乏时候阅读也能提起精神的文章,因为有劲。

是的,好散文有很多可能性,但一定是最从容的。

然而现在确实不是看散文的时候,这是令老家伙很困惑的时代,大家不要情绪,不要氛围,不要你悠然的起劲。而是只要干货。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干货,于是就如草莓被吹大,鸡被缩短生长期。一切都能迅速的呈现出最完美的样子,但内在是空洞的,不但空洞,而且乏味。于是有许多添加剂可以用,还有很多稀奇古怪却强刺激的调味品。犹如标题党横行一般,一切刺激放在你入口的第一瞬间,以致你忘了食物其实味如嚼蜡。

然而关键是一切能按部就班的把食物速成快餐。吃下去,好像吃的是满满的干货。却再也感受不到味道——尤其那种真实的味道。我们统称为过去的味道。

这个社会是智能化的,智能化是一个罪恶的词汇,说白了,其实是标签化。一切都要往标签上靠。有标签,才有推荐,有推荐,才有流量,有流量,才有效益。但过程中,没有人在乎感动,感同身受,感应与感激。只有麻木感,因为麻木,又有了一种饥渴感,内心因为成为巨大的空洞,所以一直有一种欲壑难填的感受,大家每天都离不开刷屏,却再也找不到一篇,真正能缓解自己的文章。

这样一篇文章,什么干货都不见得给你,什么刺激的元素也没有。但是有寻常平静的观察,有平淡知足的情绪,在字里行间,尤其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从容。这种从容感,或许是经历过山崩地裂后的真正的从容。也或者就是骨子里自带的从容。人类进化到今天,能从无数的困境中繁衍不息。全因基因里自带了美好。

好散文犹如陈酒,更重要的是对于陈酒的赏析。求醉嫌不够劲。品酒的人没有时间。文章的从容与读者的从容一致了,才产生一篇可以流传的好文章。

这是一个因为丰盈而匮乏的时代,很多东西被巨大的信息流给埋没了。很多人甘于寂寞甘于就此消沉,而更多人,不得不随波逐流。犹如胖子在思考什么是好文章的时候,翻开过去自己的文章,每每得意的篇什下面,寥寥几个点击。

很多东西的美好是慢慢积累而成的。偏偏如今是一个急不可待的时代。

你手工打磨的时间。艺术早就成为了工业。,